奥门威尼斯0034com-威尼斯vns12561

张沛霖部分学术继承人经验总结

一、尹剑文针灸心得

(一)、学习针灸必须重视中医基础

针灸是中国数千年的临床医学实践的积累,中医藏象理论、经络学说是其基础,只有把经络、腧穴、五脏六腑的功能与主治搞深搞透,方能在应用针灸的过程中游刃有余,信手拈来。

(二)、读好中医针灸经典

从事中医针灸,必须从中医针灸经典中汲取养分,学经典,用经典,研究经典,方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用好用活这门古老的医术,在临床上取得较好疗效。

(三)、不断与现代医学相结合,学会应用现代医学的一些诊疗手段

针灸是一门古老的医术,一直都是比较有创新的,发源于中国,并且与中国的社会变革、发展息息相关;在现代医学迅猛发展的时候,中医没有实时与之对应,导致今天的中医依然主要是应用数千年前的方法诊疗疾病。这是不行的,现代医学先进的诊疗技术必须为中医人所用,中医针灸的改革创新必须从新一代针灸人开始。如何与现代科技无缝对接,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(四)、中医人必须勤于思考 中医是一门古老的科学,有数千年的历史,为人民的健康做出了重大的贡献。同时,她的引导理论在现代人看来,还有太多的不确定、不明了,不能用现代医学来分析和说明。所以从事中医的人必须勤于思考,善于分析研究总结。针刺治疗疾病的原理是什么,这也是张沛霖老师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从中医理论上分析,调整经络,疏通气血,活血化瘀等等。已经比较多了,这里就不多说了;做为现代针灸人必须从现代组织细胞、分子结构方面进行思考和分析。我做过一些思考,粗浅的认为,针灸的作用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: 1.减压机制:通过针具的刺入穴位,达到了减轻组织内压力的作用。2.针刺激发的人体免疫反应机制:通过针刺的微小创伤,激发出人体的免疫反应,从而达到修复机体机能的作用。释放出细胞内的物质,减轻了组织间的压力,这是针刺治疗起效的重要内在因素。3.一定的心理调节作用。4.中医经络的调节、修复、扶正作用,通络止痛,祛瘀化湿等等。

(五)、针刺的要领

1.重视阿是穴 在准确的穴位或者病位上进行针刺。找准穴位,找到病位,按到病人“阿是”的地方针之,疗效一般会立竿见影的显现。

2.把握好针刺的深度 有的针灸医师行针浅,仅仅过皮,或者皮下脂肪层,甚至不到肌肉层。但是也有些针灸医师行针非常深,关节部位的一般都要针到骨面。大多数针灸医师介于二者之间,一般针到肌肉层。这几种针法都有一定的治疗作用,不能说那一种不行、没有效。但是不同的病种疗效会有一定的差异;我的领会是辨病位,行手法,分层而治。病在皮部,则行浅刺;病在肌肉,则刺到肌肉层;病在经膜,刺到经膜;病在血络,则刺络出血;病在骨,则刺致骨面骨膜;

3.针对不同病人,采用不同的针刺手法。于初次未行过针灸的患者与已经针灸过的病人,手法不同;对于体质强壮的病人与体质薄弱的患者,针刺的轻重、深浅不同;手法为虚补实泻,针灸补泻手法多种多样,简而言之,张沛霖老师的手法简明扼要,补则持针重按,意念向穴下传真气而入;泻则持针重提,意念引邪气而出。

4.用好不同的针具。不同长短粗细的毫针,要学会辨证的使用。我在临床上,对于轻证,用小针、短针;对于重症,深邪远痹,用长针、粗针。深邪远痹我一般使用直径0.8-1mm、长度50-80mm的针刀来治疗。如何解决粗针的疼痛问题,除了操作手法必须熟练轻巧之外,也可以使用一点局麻药注射于皮下、肌肉层,可以减轻局部的疼痛感。对于瘀血较重的病患,我也常常使用三棱针、一次性针头放血。对于虚证,我一般用温针灸。

5.不同的病程时期,不同的治疗手段。比如说一个面瘫,早期、中期、后遗症期,针法、手法、取穴都是不一样的。针刺手法有轻、中、重,穴位有局部、远道、本经、他经之分,必须合理使用。

6.天人和一,注重季节、气候、时令对人体的影响。实时加以应用和预防。比如说春夏养阳、秋冬养阴;比如说暑湿之季,必须预先防热祛湿,注意调理脾胃。

(六)、选穴的要领

1.以诊察为基础,病机为原则,经络为引导,选用五腧穴、原络穴、经验穴、阿是穴等;2.局部取穴与远道取穴相结合3.以痛为腧4.经络辨证,循经取穴

(七)、进针的要领

1. 进针要快,手法要轻、要熟练2. 进针持针,专心守神,手如握虎3. 手腕要松,力从腰发,善于用指力4. 平常多练功,真气存内。这样手有气功,可达到带气行针的效果5. 进针前可行穴位按摩法,循经推按法等,激发经络的气血运行,转移患者的注意力 6. 针尖入皮后停留片刻,再行手法。7. 根据不同体质的病人,采取不同的进针手法;体质强者、敏感度低者可重手法;反之,体质弱者、过于敏感者可缓慢行针;这样基本可以不痛,病人也可以接受针刺。

(八)、手法的要领

1.手指有力,勤于练习2.执针要紧,手腕要松,动作要快。3.初进针要浅,快速进皮,先浅后深,得气再行手法。

(九)、运气的要领

1.守神,专心致志行针,心无二用;2练功,锻炼医者自身体魄,正气存内;3.导气,行针时似针上有橡皮筋在牵拉,意念行针,手若握虎,泻法引之(气)外出,补法推之(气)入内。

(十)、出针的要领

出针前先感受穴位的松紧,太松太紧都需要运行一下针体,使之松紧有度;然后根据补泻的需要出针,补法需要稍快出针,快按针孔;泻法则可摇大针孔,有利于邪气外出,不按针孔。

(十一)、良好疗效的要领

1.诊断的明确2.合理的治疗时机3.方法的合理运用4.穴位(或者部位)的选择,针刺的手法,刺激量的大小,医患的沟通,语言的运用等等是疗效的关键。5.医者仁心

尹剑文跟师感悟

我于2013年始正式跟师张沛霖老师学习3年,出师之后平时工作也常跟老师在一个诊室,所见所闻日积月累,感悟颇多。

张沛霖老师研究、应用中医针灸六十余载,难得可贵的是老师一直在思考针灸,研究针灸机理。

张老师针灸特点我看到的和感悟到的有以下几点1.注重气血,认为气血不通畅,则人体功能则受影响,从而出现病变。如何诊查气血呢,张老主要是从脉象、特定部位来感觉和认识;人体的脉象无处不在,张老主要选择人体上中下九个比较重要的节点来分别观察,这个方法也就是三部九候诊脉法;根据各个部位的脉象的大小、流畅度、节律、以及治疗前中后的变化情况来分析,使疗效最大化。2.注重特定部位,特定部位主要是指一些特定部位及病位,比如说耳后高骨、大椎部位、内踝、外踝、养老穴部位、桡骨茎突等等部位。3.取穴以远部取穴为主,擅长于经络辨证,头病医足,足病医头等;4.针刺中病则止,用针少;两三颗针到六七颗针即止;行针浅,一般就是过皮或者就在皮内;5.专病专治,张老师治疗病人,主要就是围绕他的主要矛盾来治疗,有些时候病人说还有某某其他问题,张老毫不留情,都是说治疗好主病再说,集中优势兵力消灭主要敌人。临床上,确实也是如此,疗效比较好。大多数时候,主症治疗好了,兼症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,病人都觉得很神奇。6.医者仁心 张老师治疗病人,都是考虑尽快把病人治疗好,节约患者的经济成本。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你已经好了,就不用再过来了。对于没有钱的病人,也经常免其治疗费。7.医生的体质好与坏,是为病人服务的基础。从张老的身上,可以看到身体的重要性。张老年过九旬,依然活跃在临床一线,每天诊疗数拾人,不但其精神值得吾辈好好学习,其养身锻炼的方法也值得大家借鉴。8.医者不但要自己练功蓄气,还需要经常引导病人针对性的锻炼。比如说颈椎病患者,张老师就经常让患者去看风筝;肩周炎患者,就让其去爬墙、做甩手操;腰痛的患者,张老师就让病人去游泳,或者床上做躯体操等。

二、吕云华心得

本人2008年有幸跟随张沛霖主任学习,在3年的学习中,深感张老师治学严谨求真,释疑解惑,临床详查病症、精选输穴、巧施手法,治中肯綮、病症霍然而愈。

张老师讲:“科学是分科之学”。不能把科学神话,科学讲否定,讲创新。中医的创新要依托中医的内涵建设,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。作为中医人,要做中医研究,不能研究中医,主体不同,结局各异。中医研究的目的是中医的发展,研究中医的结果是肢解中医。技术本身没有属性,现代各种技术可用以发展中医。

中医的整体论是建立在局部分析的基础上,世上没有脱离局部的整体。《素问·金匮真言论篇》云:“夫言人之阴阳,则外为阳,内为阴。言人身之阴阳,则背为阳,腹为阴。言人身之藏府中阴阳,则藏者为阴,府者为阳。肝、心、脾、肺、肾五藏皆为阴,胆、胃、大肠、小肠、膀胱、三焦六府皆为阳……。”

张老师讲:疾病千变万化,我有一定之规,掌握疾病的“定位、定性、定量”,即“三定原则”,可为初学者津梁。

中医强调在动态变化中观察疾病的发生,发展,转归。这种动态按现在的术语表述就是:疾病在人体随时间的变化,在时空范畴内考察疾病与人体的关系。

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指出:“谨守病机,各司其属。有者求之,无者求之。盛者责之,虚者责之。”详细指出了中医的研究之路,“有者求之”好理解,“无者求之”则有多种理解,在“无症可辨”时借助各种仪器的检查,即“微观辨证”,但异议较多。中医讲“有诸内,必形诸外”, 传统中医着力发展舌象、脉象。对机体局部(穴位)的神、色、形、态研究较弱。针灸讲“经络所过,主治所及”,经络、穴位既能治疗疾病,又能反应疾病。张老师诊治疾病时尤为注重经络,穴位的诊查。

脉象是中医技术难度最大的,掌握困难。脉象既能整体反应疾病的性质,又能反应经气的运行。高明的中医可通过脉象对疾病进行“定位、定性、定量”。张老师讲:脉象细微,但基本脉象也就浮、沉、迟、数、虚、实、滑、涩、紧九种。张老师能凭脉辨证(症),能根据脉象判断经气的运行,选取穴位针法。明·汪机《针灸问对》讲“审经与络,分气与血,病随经所在,穴随经而取,庶得随机应变之理。”从中可见针刺取穴是有顺序的,穴位不是固定的。现代研究:一个固定的穴位,针刺数次后效果减弱,提出“穴位敏感性下降”的观点,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理解“治病无定穴”。

对于经气运行与脉象的关系,张老师主张“遍诊法”,于脉动处候气血异常,详细诊查穴位的形,色,态,辨经气的离、合、出、入。最后通过针刺的“即时效应”反馈辨治的准确与否。

针灸的即时效应,内经已有论述。《灵枢·九针十二原》云“刺之要,气至而有效,效之信,若风之吹云,明乎若见苍天”。张老师认为气至有效分大小主次,大者病痛减轻或痊愈,小者症状缓解;如主症无变化,次症减轻,也可积小效为大效。临床疾病少有单一,常见多种疾病集于一身,针灸治病也难以面面俱到,临床以患者最不舒服的主症、主病为治疗目标。针灸医师告知患者针灸能治疗的病种,权衡轻重缓急,充分沟通,既不能耽误急重症的治疗,又能发挥针灸的作用。

三、张建梅针灸心得

“望而知之谓之神,闻而知之谓之圣,问而知之谓之工,切而知之谓之巧。”张老认为四诊是中医的精华所在,是辨证论治的基础,是疗效的保证。在诊疗中详查四诊,以常衡变,揆度奇衡,找出太过或不及的异常的、病理的阳性体征,作为辨经脉、辨补泻的依据。同时,将阳性体征视为证据保留,通过远端取穴,观察阳性体征在针刺前后的即时变化,从而判断辨证与治疗方案的正确以否、了解穴位的特异性、验证经络穴位的存在。注重专穴向导,直达病所,取穴少而精,针刺手法简捷。遵循“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”的诊治原则,以体现出传统针灸“脉因证治”的特点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3 × 1 =

奥门威尼斯0034com|威尼斯vns1256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